当代的傻瓜来自山里

南岭县万和镇龙山村位于铜陵和池州交界处。这个村庄离县城42公里。

村里有13个村民小组,2300多名村民分散在10个大大小小的村庄里。

它曾经遥远、荒凉、贫穷,现在是一个风景优美、远近闻名的先进村庄。荣获省级卫生村、省新农村“千村百镇”信息化建设示范点、文明迷人村等一系列荣誉。

“眼见为实,想到和平”这个词已经在村子里流传了很多年。

被龙山父老乡亲亲切称为“龚玉”的村党支部书记、村委会主任胡太平带领大家重建村庄,这是一个传奇故事。

不到40岁的时候,他以他顽强的力量、坚韧和侵略性,在大山沟度过了16个春、秋、冬、夏季节,使村民们能够找到山路,喝自来水,摆脱贫困帽...他的目标是开垦荒地。如前所述,龙山是一个没有稻田的偏远地方,几代人都在岩石间的旱地上耕种,商品粮食依赖政府。

过去,由于大山的阻隔,村民们很少与外界交流。他们每个月都爬下山,在崎岖的山路上运送大米和买几十英里的盐。

村民们最担心的是他们的孩子。在陡峭的山路上行走很困难。黄昏时,父母成双成对地站在村子的入口处,希望从学校回来的孩子们能安全回家。

胡太平年轻时很穷,刚从初中毕业,他和父亲一起上山,拿起锄头清理土地。

盛年时,他勇敢地走出大山,利用当地特产“冯丹”资源创办了一家草药企业。

1996年4月,当村委会再次当选时,胡太平当选为村委会成员。面对村民们的信任,他毅然放弃了蓬勃发展的事业,全心全意地成为了一名“村官”。

后来,他们在村民“海选”中先后当选为村委会主任和村党支部书记。

作为龙山人,胡太平上任的第一天就发誓一定要穿过山路,让村民出山。

当他讲述他修建盘山公路的整个计划时,这个山村似乎要爆炸了。

有人激动,有人担心,有人质疑,但更多的人为老胡捏了把汗。

是的,没有路线规划计划,施工队伍缺乏人员,项目资金还没有到位。就连前来调查如何在这座落基山脉上建造一条“天堂之路”的路桥专家也一直苦笑不已。

首先,被称为龙山生命线的龙凤公路将竣工。

1999年初春的一个早晨,当村民们还在睡觉的时候,胡太平悄悄拉起一名村干部和几名村民组成一个施工队,开始在山里修路。

他亲自参与了从引爆装置的使用到土地占用谈判和融资困难的所有事情。

每天黎明前,他穿着一件粗布衣服,脚上穿着鞋子,戴着旧草帽,肩上扛着一把大锤子,赶往施工现场。

一个风钻、一台压缩机和一根安全绳悬挂在半山腰,用来钻岩石和修路。

由于过度劳累,他几次晕倒在路边。

在一个暴风雨的日子,胡太平正在组织村民爆破这座山。他看着一辆汽车驶向爆炸现场附近。他冒着生命危险跑了回来,想拔掉雷管导火索。

整整一年,胡太平把一切都交给了大山。

今年,他没有在自己的地里干一天的农活,没有问家里的任何杂务,也没有拿走村里的一份钱。

2000年5月,通往铜陵的风景秀丽的山路在龙山铺开,胡太平作为龙山的新“龚玉”的名字也在村民中传播开来。

“第一次战争”胜利后,胡太平还没来得及洗去身上沾满灰尘的衣服,就被一群村长围住了。

进入村庄再次提上日程。

他以多种方式争取项目,积极募集捐款并积极筹集资金。

在他担任“执政”龙山书记的十年间,共投资345万元建设了四条水泥路和三条砾石路,建成了交通里程约20公里的龙山村环路网,大大缓解了村民的出行困难。

“与一些农村官员不同,他什么都自己做。

“记得多年来修建山脉和道路的日子,当地的王曼·韩红深情地说,胡太平一早就上山,中午花时间拍摄。午餐依赖于早上额外带来的馒头。

“你看,他现在又饿又瘦。他当时伤了胃!”记者收到了孙九林老人热情的一杯茶。但是谁知道呢,原来村子里有180多个家庭依靠村子西北角唯一的一口井喝水。老人说饮水困难一直是龙山历史上无法解决的问题。

据了解,当地岩溶景观极其缺乏地表水。村民们必须爬过几座山才能背上饮用水,这使得人们和动物用水更加困难。

与此同时,近年来,村子里的大多数年轻人都出去工作了。上世纪80年代,13组村民开始陆续通电。然而,随着时间的推移,电力转换设施过时,输电线路老化,电力消耗负荷增加。每年春节、夏热冬冷等用电高峰季节,电源故障时有发生,“20瓦灯泡无法点亮”。

用水困难和用电烦恼是困扰村民的两大忧虑。

胡太平看在眼里,看在心里。

得知新农村建设安全饮用水工程和农村电网改造工程的信息后,胡太平赶到县城了解情况。

面对所有村民期待的目光,回到山村的胡太平趴在地上说:“我们龙山村必须像城里人一样,喝自来水,用放心的电!”小山村又沸腾了,但和太平一起工作的两个村委会暗自抱怨“老班长”有点“笨”:在这么小的贫困山谷里搞这么大的水电工程简直就是龙山村的“三峡工程”。项目一旦完成,不仅会毁了老乡党委书记一辈子的名声,还会带来耻辱。

农村自来水修复在全县很少见,更别说落基山峡谷了,那里的项目预算是110万元,项目资金只有37万元。如何填补资金缺口?电网改造说起来容易做起来难。建设过程需要大量中青年工人,而龙山村是劳务输出的“大村”。大多数呆在家里的人是老人、妇女和儿童。劳动力短缺怎么办?老胡再次逼得自己“绝望”。

面对困难,胡太平毫不犹豫。他又整顿起来,动员全体党员,带领全村开展了一场轰轰烈烈的水电“大生产运动”。

当时,胡太平白天铺设水管,晚上搬运电杆,同时努力做党务和村务工作。

2008年底,建成了一座每天供水150吨的自来水厂。

看到自己干净的自来水和安全的电力,每个人都笑了。

独特的地理条件、独特的气候生态和独特的土壤结构使龙山具有独特的资源优势。

当地丰富的“冯丹”资源是国家地理标志产品和正宗药材。然而,多年来一直遵循的家庭分散模式使得这种奇妙的花在山野总是一朵小花,很难成为气候。

"小心金山乞讨,我们不能再让村民变穷了!"胡太平决定必须点亮“冯丹”标志。

“冯丹”是牡丹皮,是“六味地黄丸”配方中的主要药物。

在一个接一个地挑选出这种药物的国内主要制造商后,他把目标对准了国内领先的中药制造商河南万喜制药。

凭借从事医药业务一年中积累的人脉,他三次前往河南与万喜制药的高级管理层取得联系。

为了省钱,他选择了最便宜的旅馆,吃了最简单的便餐。

真诚地说,石头和石头无处不在。山里人的淳朴和执着最终打动了万喜药业的管理层。

万西药业有限公司在华螺龙山的一个大型药材种植项目投入巨资,签订了1000亩药材生产基地协议,实行订单农业,加大科技指导,申请中药材保护基地(冯丹)。这不仅为当地冯丹工业的发展奠定了坚实的基础,也给村民带来了实实在在的利益。那一年,全村的冯丹种植收入超过200万元。

今天,冯丹每亩经济效益已经从几千元提高到几万元。

为了发展村级集体经济,解决剩余劳动力,他还先后引进了锌矿厂、渔具厂等企业,给村民就业带来了好消息。

愿意贫穷而执着,胡太平的办公室只有几平方米,就像一家杂货店——安全门和桌椅都是从二手市场“淘”出来的。角落里放着一把伞,一双拖鞋,桌子上堆着书和文件,厚厚的学习笔记和写满草稿的信纸。餐桌上,有一盒吃了一半的消炎药。窗台旁边有一个军用水壶,用来上山或进城喝水。

在日夜与胡太平相处的大学生村官吴宪林眼里,胡夫是个不拘小节、眼光独到的人,总是假装成别人。

“他的思想不亚于年轻人。他的眼光独特而令人钦佩。

”吴宪林动情地说,该村目前正在建设五个项目,包括一个残疾人康复中心。胡太平给出了建议,没有时间去浪费。一天结束时,他几乎站不起来,精神出奇地好。

只有偶尔中午才能看到他在办公室的椅子上睡了一会儿。这时,他真的像一个半个多世纪的老人。

担任村官16年后,胡太平先后荣获城市道德模范、全省新农村建设先进个人、全市优秀共产党员等荣誉称号。他也多次当选为县人大代表和市县党代表,但他仍然很穷。

过去,我的同事每年挣1000万元,但我的月薪只有1000元。

有些人总是有意无意地比较他们,笑他们的乡党委书记太“笨”,放下“老板”的“金饭碗”,举起“村官”的“泥饭碗”。然而,胡太平仍然一如既往地冷静:“当老板想先发制人时,因为他们走路。作为村官,让村民先富起来,因为我们是向导。

”54岁的老胡眼角嘴角布满皱纹,但他仍有许多愿望。

近年来,他组织村干部和村民外出学习,尝试农业改造。

当地村民种植的山西瓜因其甜度高、水分充足而受到市场欢迎。顾客自发地排队预订。

村部利用集体山地农场大块种植山核桃,突破了“冯丹”药材种植的局面。

2012年8月,绿叶制药有限公司租赁150亩山地种植太子参等中药新产品,大胆探索龙山村林业经济发展。

不仅如此,在胡太平的规划中,未来的龙山将会有一片盛产中药和坚果的森林,一个庄园式的林场,更多的乡村旅游团将直接从雅山开车到盛京...龙山村双龙村19号是胡太平的家。

在这座已经住了20多年的老房子里,仍然有以前时代的物品:竹椅、冷床和旧钟。

双龙村是全村唯一没有混凝土路的地方。人们也不会抱怨。相反,他们说这么多年来,胡夫独自回家,在石头路上发出祝福的声音,让他们睡得很香。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