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拉贝先生救了我们!”

南京大屠杀幸存者(左唐颖)2014年12月13日,日本侵略者南京大屠杀遇难者纪念馆将举行大型公开纪念仪式。

在第一个国家阵亡将士纪念日前夕,记者经过几轮采访得到了一个令人遗憾的消息:南京大屠杀幸存者之一、受拉贝保护的600多名南京公民之一唐颖于2009年9月去世。

说到这里,记者仍然与老唐颖有着密切的联系:2007年12月13日前夕,当记者得知南京大屠杀幸存者之一的老唐颖还活着时,他赶到青山区的老唐颖家进行采访,留下了一些珍贵的文字资料。

记者截取了采访的一部分,写这篇文章作为纪念。

“那一年,我才17岁”回想起70年前的南京大屠杀,唐先生的眼睛有些模糊。“我来自江苏省启东县。日本鬼子在南京被杀时,我17岁。我在南京小粉大桥6号德顺皮鞋店当学徒。rabe先生住在我们商店对面的大厅里。

我主人的名字是吴傅贵。他来自上海,是一家皮鞋店的老板。他说洋泾浜英语,专门研究大使馆、外国人和传教士。

拉贝先生家的皮鞋是我主人做的。

在拉贝的日记中,写道许多人挤进了他自建的洞穴空。邻居鞋匠特别提到我的主人。

老人回忆道:“1937年12月13日,日本鬼子在城里被杀后,起初我和我的主人还住在一家皮鞋店里。我两次险些被日本鬼子杀死。

第二天下午,当魔鬼进城时,鞋店闯进了几个魔鬼。当他们看到小院子里有一个自己挖的洞时,魔鬼突然扇了我两巴掌,把我带到了洞口。他们指着洞口,说了几句日语。我听不懂它们,所以我用手指学习飞机的轰鸣声。突然,恶魔们把我踢下了洞,用刺刀步枪对准了我。

当我的主人看到这个,他非常害怕,跪下来磕头。看到山洞里没有动静,幽灵士兵去了别处。

就在这一天,我亲眼看到两个中年男子在皮鞋店附近的广州路路口被魔鬼刺死。其中一个藏在一个简单的路边避难所空洞里。几个幽灵士兵想把他拖出来。他拒绝了。幽灵士兵用刺刀刺伤了他,几声尖叫后没有声音。另一个人在路上被刺刀刺死。

”“还有一次,两个魔鬼踢开鞋店的门闯进来。他们看见一个老人和一个小个子男人。一个魔鬼用刺刀指着我要“卖花女”我摇摇头。魔鬼恶毒地用刺刀指着我。突然外面一个女人喊了一声,两个魔鬼冲了过来。

恐慌过后,我和主人立即逃到拉贝先生家避难。这种停留持续了几个月。

当时在南京,中国人经常无缘无故地被杀害。悲惨死去的中国人经常出现在街道和墙角。这座城市被毁了,到处都是血。南京成了“人间地狱”。

也许那时我还年轻,个子不高,否则我就逃不出这场灾难了。

拉贝先生,记忆中的“小号”,是德国西门子公司在中国的代表。邻居习惯称他为“小号”。他高个子,平易近人。

当他看到日本人占领南京后犯下的暴行时,他非常生气。

拉贝先生的房子是一座花园式的小别墅,房子里有一个自建的小洞空。然而,每当有人躲起来,他总是拒绝接受他们,有时会让他无处藏身。

当日本鬼子烧死最多的时候,逃到拉贝家的人数激增到600多人,人们坐在院子里的草坪上躺着。由于空间有限,男人和女人自发地挤成两组。

那时,是在寒冷的冬天。在极其困难的情况下,rabe先生不仅带了食物,还带了芦苇、稻草和遮阳篷来保护难民免受寒冷。

那时,那些在他家避难的人每天都会得到一碗米饭或杂粮。

当1938年庆祝春节时,拉贝给了每个人额外的米饭,甚至给了孩子们压岁钱、糖果和饼干。

在唐老的记忆中,魔鬼骚扰了拉贝的家几十次,其中最惊险的一次是在魔鬼进城十多天后的一个晚上。

那天拉贝出去后不久,三个魔鬼从墙上翻了个身,像狼一样冲进人群去抓女人。

这时,灯突然熄灭了。黑暗中,魔鬼分不清男女。一个魔鬼抓住唐老的头发,把他拖到洞口。当他发现不是女人时,他就去人群中寻找。

就在这个紧要关头,突然响起了汽车喇叭的声音——拉贝先生回来了,所有的难民都同时喊了出来。

当他得知魔鬼爬过墙去抢劫人时,他勃然大怒,拔出了手枪。他走近日本人,指着墙把他们赶走。

“经历过南京大屠杀的人知道到底是什么。没有拉贝先生我能活下来,这是绝对不可能的。

“谈到过去,个子不高、身体强壮的唐颖眼里含着泪水。

谈到拉贝,老人感激道:“在拉贝先生的故居,我总是想起许多过去的事情。我希望我的孩子们记住一个恩人和一个有高尚人性的人。

“历史应该被永远铭记。新中国成立后不久,唐颖于1950年以汽车维修专家的身份从南京举家迁往当时的江南局长途汽车公司工作,他的家人住在北京路附近。

他于1953年被提升为技术员。

“政府考虑到我家有六个孩子,并对我很好。在20世纪60年代,我每个月能拿到82元。此外,还有10元的补贴,高于两个人的平均工资!”唐老高兴地说道。

2007年“南京大屠杀70周年”期间,唐颖最小的女儿唐京辉陪同她参观了位于南京市广州路小粉大桥1号的拉贝故居。

汤京辉告诉记者,当时他的父亲和母亲凌更赢一起参加了活动,并会见了幸存者莫西夫和李淑珍,以及老师的小儿子。他很兴奋能在去世70年后再次见面。

2008年上半年,南京拉贝纪念馆专门派人带南京特产来看望她的父亲。

“我没什么勇气,连鸡都不敢杀,但是如果我再遇到日本鬼子,我一定会拿起刀子和他们打个半死!”这是唐颖在孩子们的记忆中最喜欢说的话。

“在最后一天,老人说他不想在这么好的一天‘去’”唐颖的大女儿唐静宜遗憾地说:“我们的几个儿女说,如果老人还活着,当他们得知国庆日的时候,一定会吵着要大家陪他们去拉贝纪念馆。”不幸的是,老唐颖带着痛苦的历史记忆离开了。

唐颖的记忆力一直很好,他有一定的文化。他的口头证词否定了《拉贝日记》的全部可信度,并从独特的第一视角再现了南京大屠杀的铁一般事实。

然而,多年来,没有专业人士联系过他,而是通过语音和视频等现代手段留下了这些“第一手资料”。

发表评论